宮崎駿與他心裏的小孩


宮崎駿與他心裏的小孩
記得某一年全家到紐西蘭南島進行為期兩週的自助旅遊。為了減少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等待的時間,以及旺季訂房的不便,於是決定租用露營車這種新奇的方式來完成整段旅程。想說除了行動較為自由愜意外,同時也一併解決了住宿的問題,就好像載著旅館廚房趴趴走,不但相當有趣,而且還有點冒險的感覺呢!

IMG_4041
但在享受南島的大自然風光之前,可要先經歷一段蠻繁瑣的租車手續及車況確認過程,畢竟露營車的內裝及設備,不像我們熟悉的小房車那樣的單純。當我在完成冗長的手寫及告知作業,等待交車的過程中,這才發現孩子們已經在大廳一旁玩了起來,而且還有幾位外國小朋友也參與其中。

當我納悶為何這小國民外交為何如此快速的同時,一台紙飛機從Eric手中被推送了出來,飄阿飄地穿過大廳落了下來,隨即一群孩子歡樂地追了過去,檢起飛機再擲的,已經換成另一個外國小朋友了。就這樣,一群語言不同的孩子,無需家長刻意的安排,竟兀自成群遊玩,且還樂於相互分享。這一台看似簡單的手折紙飛機,沒想到竟超越語言的障礙,發揮如此大的影響力。

IMG_4046
駕駛露營車準備離開的時候,Eric將這架紙飛機送給了這群外國小朋友,孩子們臉上看得出那歡欣的表情。放開煞車,踩下油門起程的當下,聽到租車大廳再次充滿著孩子們的笑語。我雖然已經看不到,但腦海想像的畫面卻如親眼目睹般的清晰:

孩子們熱鬧地追逐著紙飛機,每一次向前起飛都承載著一個孩子的寄望與期盼,或許飛得高、或許飛得遠、也或許飛得有創意、有個性,就像是「娜烏西卡」公主總能悠遊自在地駕著滑翔翼在「風之谷」裏乘風飛翔。而我,此時駕著露營車,也就好像是開著奇怪的「霍爾的移動城堡」,準備四處探訪紐西蘭的神奇秘境。並在停下城堡,打開車門往外看時,立即睜亮雙眼直呼「哇~」,然後開心地向前奔跑,迎接這一片雖然陌生、卻讓人處處驚艷的自然大地。

IMG_3951
2013年九月六日,宮崎駿在日本東京召開了記者會,並且提出,將從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製作及規劃工作,正式引退。但即便是如此,他說:「我的日常生活還是不會有什麼改變,還是每天走一樣的路去工作」,並表示「我是自由的,也有不做什麼的自由」、「我還有很多想做、想嚐試的事情」。

宮崎駿想引退的新聞其實已經盛傳許久,但當下看到正式引退的報導,還是讓人錯愕不已。

IMG_3982
在現今數位科技蓬勃發展、攝影動畫製作技術成熟的世代,電影動畫早已跳脫傳統設備的束縛,可極盡聲光影之效。或許觀賞的當下懾於眼耳的震撼,對於美式史詩英雄主義的人物表現設定也相當捧場,甚至那早已被設定好的迪士尼美好幸福結局也樂此不疲,但激情蕩漾過後,總讓人覺得跳脫現實太過而有浮華不真之感。但反正,不過只是動畫表現,不過是部「影片」而已,當下的娛樂充分享受,值回手頭的電影票價也就讓人夠滿足了。

IMG_4014
但宮崎駿描繪的動畫世界卻讓人有著很深刻的情牽感觸,彷彿這些故事橋段就在發生在我們周遭的世界中。當然並不是說這世界有天空之城、龍貓、霍爾的移動城堡(可能真的有也說不定),而是宮崎駿的場景總是喜歡以周遭熟悉的事物或建築來入鏡,因此不會有「這不過只是作者憑空捏造」虛無感,但卻也不會讓人覺得平淡。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有著敏銳的觀察力與創造力,能將風吹著麥浪想像成龍貓公車飛越在田埂中,沿著山勢搭建的古樓舊店街道幻化為精靈鬼怪可以泡湯的澡堂,天空大片兜集的白雲是天空之城的自然屏障。這樣的呈現方式,讓我們有時生活中看到類似的場景,也許想著想著,或許真感覺有那麼一回事呢!

IMG_3994

因此,當我回想起全家在紐西蘭開露營車旅遊的那段時光,我很輕易的跟宮崎駿的多部動畫場景連結了起來。我開著如霍爾的移動城堡的露營車,在箭鎮看見了一大團白雲想著裡邊會不會藏著天空之城,在往米佛峽灣的道路旁似乎發現的魔法森林,在但尼丁發現了很像是小魔女琪琪飛越的英式建築場景,然後,我在皇后鎮看著許多拉著滑翔翼的人飛在山谷間,那是風之谷。而孩子們手中的紙飛機,就像是承載宮崎駿對於飛行器的喜愛,那是一個追逐不停的夢想。

希達

另外,如果您仔細觀察多部宮崎駿的動畫作品,會發現有個很有趣的現象。歸納起來,影片的主角通常都是少女,有張純潔但有些憂鬱的瓜子臉,笑起來是無暇的天真,認真起來工作或是幫忙時執著的態度很迷人。最重要的特徵,雖然柔弱,卻往往卻肩負沈重的使命或是關鍵性的決定,即便使命或決定的結果不一定是那麼的美好,但最後還是會讓人打從心底感受到未來的期待與無窮的希望。

因此有時想要確認這部片子是不是宮崎駿執導的動畫,往往注意一下少女的臉型特徵就可以判斷出來。不過宮崎駿在幾部影片中也曾打破傳統慣例,少女的臉型刻意改變不同於以往,就像是神隱少女千尋一樣,據說是是臨摹他女兒的臉型。但有時還是可以間接判斷出來的,也就是看看男主角少年的臉型,似乎也跟先前所述少女表情有異曲同工之妙。

IMG_3968

我相信這樣的少年人物描繪,其實有著宮崎駿意喻更深的含意。親子天下在第四期雜誌中,特別專訪宮崎駿的文章曾說到:

在宮崎駿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不斷出現少年英雄,以勇敢、純真的精神,甚至願意犧牲自己,對世界產生改變。

宮崎駿是用電影,給年輕一代打氣。

現在的宮崎駿,最擔心的又是什麼?他回答:「虛擬的事物環繞著孩子,像是電視、電玩、動畫等等,使孩子逐漸失去了接觸現實的機會,結果就產生了非常溫柔卻非常脆弱的孩子……我想我們的文明是生病了。」

沒想到宮崎駿對於現今的少年還是很有使命感的。

IMG_3988

現在許多孩子,寧可在電腦網路前逞英雄、飆戰績,卻不願意在現實生活中積極表現,面對挑戰。因為孩子擔心的是,擔心遭遇挫折,無法承受失敗;以自我為主的觀念也限縮了社交能力,最後只能退縮在自己營造的小空間裏。

如果你在天空之城有注意到那段,巴魯搭著小蒼蠅飛機,冒險搭救在搖搖欲墜城堡中希達的那段情節;如果你在風之谷中,看到娜烏西卡站在草原上張開雙手,寧可犧牲生命也要阻止憤怒的王蟲群衝進村莊造成災難,那你會發現,宮崎駿對於英勇少年的輩出可以扭轉世界、改變現況是相當期待的。

IMG_4054
我想著想著,有一幅畫面慢慢地暈了出來,越來越清晰:在四處充滿文稿的工作室內,有位蓄著落腮大鬍,滿頭白髮的老先生,正潛心專注地畫著手稿。忽然間,一個個鮮明的角色從手稿裡躍了出來,然後周圍的空間開始轉變了:

我發現希達與巴魯,正躺在「天空之城」的草地上,看著藍天白雲的悠悠;
我發現小月與小梅,正與「龍貓」家族坐在高聳的大樹上吹著陶笛;
我發現小魔女琪琪與黑貓吉吉,正騎著巫師掃把飛翔穿梭在鄉村城鎮間送著快遞;
我發現「魔法公主」小桑與白狼莫那,正為了保衛森林不被人類破壞而在山林疾走奔馳;
我發現「神隱少女」千尋與白龍,飛翔在夜晚月明的天空中終於記起自己的名字;
最後我還發現了…那個蘊藏在宮崎駿心裏,喜歡探索、愛好遊玩、追逐冒險、勇於承擔的小孩!


備註一:首頁照片取自於網路照片組合而成。
備註二:其餘照片攝於日本東京三鷹之森吉卜立美術館
網址連結: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2013年09月26日 | Posted in 寫意, 網誌 | 標籤:, , , , 30 Comments » 

関連記事

  • kudre

    板主回覆:
    宮崎駿的動漫作品,其實很有聚焦的效果,
    不只是孩子,連大人都喜歡。
    有時不經意的看見電視重播,
    不知覺間就將整部片又再看完了一遍,
    那份感受還是相當的深哪。

  • kudre

    板主回覆:
    KC也有收集宮崎駿的動畫啊,看來喜這些片子的朋友真不少。
    我對天空之城與風之谷的感受真是蠻深的,
    宮崎駿對於飛行器的喜愛,在這兩部片子當中也都表露無遺呢!

  • kudre

    板主回覆:
    呵呵,我也是有這樣一套十幾部的宮崎駿的動畫影片呢。
    但若好好的注意每部的風格,其實您會發現不是每部都由宮崎竣執導,
    嚴格來說,應該是吉卜力動畫工作室的作品才對,
    比如說「兒時的點點滴滴」、「心之谷」,宮崎駿就只是參與製作而已。
    但不管是哪一部,就像Debby所言,大人小孩都愛看哪~

  • kudre

    板主回覆:
    Dear Novia,喜愛宮崎駿動畫的人真的還蠻多的,
    甚至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年紀與環境,
    都會有不同的感受,因此我也很常重複感受這些影片呢~

  • kudre

    板主回覆:
    看了幾位網友的留言,似乎對於宮崎駿的動畫印象,大多都是在他開始嶄露頭角的哪幾部。尤其是神隱少女千尋,除了巧妙的將場景放在日本傳統的屋舍之外,心生恐懼的鬼怪變成Q版的泡湯客與侍者,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當然劇情中千尋為了讓父母回復正常而在湯屋認真工作,並隨時隨地幫助有危難的朋友,更是整齣動畫串連的主軸。難怪大多數的朋友都喜歡這部呢!
    或許是因為現在少子化的關係,父母也比較特別保護,擔心孩子成長過程若不順遂會影響其未來發展,因此關心照料無微不至,甚至成了所謂的「直昇機父母」。孩子在溫室下成長,少了挫折的歷練,解決問題的能力大幅降低,只能躲在父母的背後,成了所謂的「媽寶」。或許宮崎駿焦慮的,也是我們焦慮的地方:我們的孩子,到底能不能堅強的承受及面對未知的挑戰?
    至於宮崎駿一樣是以動畫構築了虛擬的世界,呵呵,如是說沒錯呢!但我以「刀」做比擬,有人可以用刀切割食材,做出一道道豐富美味的佳餚;有人卻用利用刀的鋒刃謀害殺人,僅圖自私的利益。工具相同,但使用方式不同,用途不同,也會讓刀具有著不同的結果呢~

  • kudre

    板主回覆:
    以前還年輕的時候,覺得宮崎駿的動畫好適合年輕人看,
    最近再重看這些膾炙人口的動畫,發現也相當適合大人看,
    尤其是經歷過工作職場、養兒育女、婚姻家庭等等,認為生活一成不變的人更需要。
    我們都需要多些生活的想像力,以及對於工作或職場的創造力,多些感受上的溫度…
    神影少女千尋,我也喜歡這部片子,真的顛覆傳統動畫的創作模式呢~

  • kudre

    板主回覆:
    居士有這樣的感慨,相信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台灣的文創人才不是沒有,但或許是島國的受限,教育及文化的偏差,
    也可能是政府或是主政者刻意忽視,更可能是普羅大眾短視的眼光所致。
    台灣在地的文創不是不夠好,而是常常沒有躍上國際的壯志,
    若沒有勇氣走出去,就很難在世界上發光發熱,格局也就不易擴大了!

  • kudre

    板主回覆:
    我很喜歡文創朋友埋首案前,不管是疾筆振書,或是提筆揮灑,那種認真執著的身影,是讓人見而感動的。我在網路上發現宮崎駿這張撫案繪圖的身影,這樣的畫面我也曾在另一位畫家身上發現,那個人就是幾米。
    就如同Rosa所言,宮崎駿選擇了經營事業的退休,但是在他身內的小孩可還不同意他就這樣放棄他的夢想。在宮崎駿的宣言中,他暫先設定自己應還可以工作十年,他想要週休二日,將吉卜力美術館好好的整理一下,樂當義工,這些都是他未來的期望,但他還是想要創作,沒有壓力的創作,keep walking…
    其實人是無法逃過歲月的流逝,但人可老,心可不一定會老。年輕的時候,看著宮崎駿的動畫,那會喚起青年的熱血,不管是對於反戰、環保議題的設定,感覺好像有著大無畏使命感。現在再重複的觀看,除了更深宮崎駿的理念外,看著少年少女的勇敢面對險境的畫面,多少也激起了自己曾經年輕的心而澎湃不已呢!

  • kudre

    板主回覆:
    紅豬我也是有看過,故事內容其實還不錯,
    但或許是因為男主角是個豬頭,跟先前宮崎駿的風格差太多,
    票房沒那麼理想,提到的人也少了~

  • kudre

    板主回覆:
    Dear蓉兒,晚安!
    對於創作者而言,自己的作品,無論外人喜愛的程度為何,都是經過千番的努力與堅持而得,其中心酸艱苦滋味有時難以為外人道矣。因此有人曾說:「創作的辛苦,有時不亞於母親的生產」,就是這種感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