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二月隨寫塗鴉


【微微笑的希望】
戲劇般精彩的夕陽(maguc sunset)
像是一葉風箏
總想往遠處盪
於是風起遠遊
航途盡是寬廣

咫尺亦為天涯
路遙只為尋憶
是陌生的熟悉
是輕柔的泠羽

一點點的扯動
提醒著該返頭

我知道
絲線那端繫著
很多很多的愛
還隱隱牽掛著
微微笑的希望


【北國雪鄉】
北國雪鄉(Hokkaido Snow Village)
當天空白雲洩滿了大地,

雪的童話國度已然抵達。

銀白絕不是唯一的顏色,

卻是粧疵遮瑕的純淨色。


【札幌那夜的大雪】
札幌那夜的大雪(Sapporo snow)
走過滑不溜丟的人行道後,我們找到了飯店,將未來幾天的行李家當全然的塞近房間的一角,鬆了一口氣,很難想像今早的腳步還踏在台灣。

晚餐時間早過,我們找了飯店旁的燒烤居酒屋填肚。那是一頓很飽足的晚餐,雪地裡行走不是都像日劇般的浪漫,其實很費體力的。

窩在暖暖的和式居酒屋包廂,四周不時傳來聊天談笑的日語,聽也聽不懂,但想來應該是很開心的。招呼的店員忙碌地進進出出,但我們結帳後還是熱情迎送,將門輕輕地打開,彎腰致謝。

才走出門溫度丕變,雪落得大了。我們扯緊了外套,笑著迎向燈光下的每一片雪花。未傾,身上沾滿了片片的雪白,我們在每次呼吸都吐出霧氣中,看著不遠處,雪靄茫茫的空氣間,綠色的JR札幌駅字樣微微亮。

在夜晚,雪花片片將靜靜地為北國大地上妝,明天,將呈現出怎樣的面容呢?

札幌下大雪的那夜,是讓人滿懷期待的一夜…


【冷為何物】
冷為何物(interesting snow scene)
朝晨天藍日晴,陽光普照
清明空氣中還是刺臉的寒
雖說北國的居民早已習慣
但街道往來間有時仍詫異

一瞬間讓人不禁問:
到底「冷」為何物?


【微醺漫步雪花落】
微醺漫步雪花落(take a walk on snow alley)
夜了,遠方燈火讓天空暈映著淡淡的櫻紅

散步在寂靜的雪徑,足跡慢慢地被印記著

雪花飄落是輕輕地,連小河潺潺聲也細柔

零下國度溫熱的心,交錯出飄飄然的微醺


【致雪花飄落中的青春】
致雪花飄落中的青春(snow scene and memory of young)
在雪中逛著北海道大學校園。

人很少,校園的磚紅樓舍窗光幾盞,有些孤寒。

雪花飄在臉上,我享受著浸淫在灑灑漡漡的學風之中,三兩學子結伴而來的天聊笑語,然後自己咳地聳聳肩,縮一下變形的饅頭腹,開朗奮力地踩踏鬆軟的雪路,稍感受些那早已逝去的體態輕盈與年少青春。

最後的最後,即便雪花飄在臉上,冷得皺紋微微發顫,眼眶卻反得感受到一絲絲的暖…


【哲學的孤單】
哲學的孤單(lonely Philosophical Tree)
兀自矗立在大地
獨享蒼穹的變幻
體悟到天地大美
感受了時序流轉

看見了日昇月落
看見了星移物換
看見了拼布花彩
看見了雪落孤寒

無語沈思數十載
寡訥冥想形漸殘

終於禁錮枷鎖全然地擺脫
終可乘著北國的風去流浪

************
【備註】
北海道美瑛「哲學之木」,由於長期以來大量遊客和攝影愛好者到訪時,不經告示牌勸阻,闖進私人農田範圍內拍照影響農收。因此,地主與農家在經過討論後,不得已於2016. 02. 24決定將已相當脆弱的哲學之木推倒,其似哲人獨思於大地的風采已不復見,只得從過往記錄畫面裡獲尋。

此張哲學之木照片為2013. 07. 09夏季旅經美瑛麥田時拍得。


【雪國不浪漫時刻】
雪國不浪漫時刻(Snow cover everying)
走出玄關,開啟大門,陽光耀眼的光、冷冽的空氣納進房門來,看大地的雪白讓市街多了份寧靜,今天的好天氣讓心情也愉悅。

但總免不了幾聲無奈的嘆息,車子似灑覆了厚厚的白色糖霜,幾天未騎的單車淹沒在茫茫雪海,看來又得費般功夫才得脫離。

雪國浪漫是給旅人過客享受的感動,但若需生活在近半年都是銀白的世界,也許就不是那麼的浪漫…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関連記事